新课改:课堂教学模式如何满足学生需要

新课改:课堂教学模式如何满足学生需要

时间:2020-01-09 08:12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现在,让我们先来看一下给罗曼的信。看看从信中我们能得到什么启发。

最近在忙些什么?但愿你能抽出时间,因为我又需要你的帮助了:开学才不到一个月,小汉斯已经开始向我抱怨厌学了!想想他入学之前那个兴奋的样子,好像还是昨天的事情。你说小孩子是不是都这样,没上学时对学校生活充满了向往,可一旦真正进了学校,进了课堂,十有八九又会吵着要回家,盼着放假,想着要出去玩。真是奇怪而又有趣!

最近和朋友也聊过这事儿,他们打趣说,看来现在的校园实在是不够“以人为本”,可怜孩子们简单的游戏天性都得不到满足,学校教育实在应该返璞归真、呵护人性了。可我想,事情应该没那么简单:教师固然不能堂而皇之地以学生需要的代言人自居,但学生真的能自始至终清楚地认识到自己的需要吗?认识到需要之后又该如何对待呢?总不能不加区分地、无条件地满足所有需要吧?其中那些非理性的、情绪化的需要应该怎么看待呢?还需要考虑学生的权利与义务吗?毕竟,太多的问题,简单的一个“人本化”远远不能解决——据说,这些所谓的“人本主义”、“学生中心论”是从美国医生罗杰斯的“患者中心疗法”扩展而来的。不过仔细想想,这多少有些牵强呢。

你想呀,患者或许对自己的病因有独到深刻的见解,但就一般情况而言,对整个病理、具体如何治疗等问题,最清楚最权威的一定是医生,这是专业化的必然优势。在医生的倾听和指导下,患者的确可以更好地认识到自己的病情,树立治愈的信心,但一旦患者将基本的病况展示出来,那么,对治疗最有发言权的毫无疑问还是医生。在学校里也是一样,教师了解学生的需要其目的是为了充分掌握学生的情况,挖掘个性潜力,从而使教学更具有针对性,从而提高效率。因此,说来说去,儿童的需要至多是教学的起点,要想到达终点还有许多路要走。可惜,现在很多人都不肯承认这一点——他们一心只想着孩子的需要,丝毫不去想教育和教学自身的独特作用,更别说悉心寻找学生需要与教育导向的交汇点了——我有时真的怀疑,人们这样做不过是为了偷懒和逃避困难。推崇和吹捧那些孩子气的需要,包括类似于无理取闹的举动,其实恰恰忽视了儿童真正的需要,同时也失去了一个教师应尽的最起码的责任。正如歌德所说:远离了真正理解的爱,反而会丧失了爱的功能。说到底,单单看“人本主义”实在是个太虚无缥缈的词儿!如果事情真的这么简单,那人人都会抢着来当教师。

教育应该返璞归真

需要不能简单地理解为游戏需要,休息需要。差别、差距,或者说理想的情况与实际之间的距离,便应该是通常所说的“需要”。情绪和情感其实是人对自身需要是否得到满足而产生的主观反映,而我们都知道,情绪既与一些较低层次的生存需要有关,又与较高层次的社会需要相联系,比如,学生虽然会在学习过程中碰到困苦而不悦,但却可能因为一些更高层次的社会性需要的满足而产生愉快的体验,学习对学生来说是必须的,但是可以通过一些创新性的方式方法让学生爱上学习。

需要有层次之分,要更进一步地分析识别那些在儿童成长过程中尚未得到满足的、最根本的和具有决定意义的需要,满足课堂上孩子们的求知欲,毫无疑问是学校教育的首要任务。

儿童必须经历一个心理上的“自我”不断觉醒的过程,而且这种过程通常需要由他人唤起,学校教育必须有指导、有目的地让处于主体地位的学生学会一步步地构建起自己完整的主体意识,争取到自己完善的主体资格。

具体分析学生的需要,教学不是只顺应儿童表面的种种需要就可以的,它首先要有效地回应学生的学习需要,并且针对学生其他需要中的合理成分,提供教育诱因,最终为学习活动服务。

社会需求理所应当是学校教育必须考虑的一个重要因素。换言之,学校不仅要满足学生现实生活的需要,而且也应满足学生未来可能的生活需要。

互动式实践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