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悲剧叫“长大后我就成了你”——读教育

有一种悲剧叫“长大后我就成了你”——读教育

时间:2020-01-10 13:34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1994年央视春晚,宋祖英以一首“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唱出了莘莘学子对老师的感恩与怀念,湿润了无数教师的眼睛。2019年9月,该曲还获得“唱响70年﹒我喜爱的湖南金曲”评选活动特别奖。再一次证明了人们对于这首歌曲的认可和喜爱。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不仅仅反映出学子对老师的感恩,还反映出学生对于教师职业的传承,学生成为教师,学生的学生再成为教师,星火相传,生生不息。这是我们期望的教师角色,这也是我们期望的教师职业发展的理想状态。一直以来,都被这首歌中的这种状态所感染,对教师职业充满着无限的憧憬。

不过,前几日读到一个教育案例,一下子打破了这么多年来歌曲所带给我的那种憧憬和温暖。让我看到了“长大后我就成了你”的悲剧一面。

读到这里可能很多人会想,这是老生常谈,只不过是关于学生创造性受到约束的案例,太常见了,甚至为那个孩子又成为了刘老师而感到欣慰。我也是如此认为,可是当我看了剩下的部分,却感触颇深。

我们惊讶于那个曾经要为有创新的学生打个大大的红钩的刘老师却变成了他曾经最讨厌的大林老师。真正演绎了社会上曾经流行的一句话,“我们终究会长成自己最讨厌的样子”。

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细细想来,原因莫过如下。

一是残酷的应试教育现实抹杀了教师的个性。 在这应试教育的大背景下,教师岂敢让学生“胡思乱想”,试想如果升学考试中,出现一道题目“雪融化了,变成什么?”学生因为回答“春天”而被扣分,家长问其原因是教师上课说这是“对的”,后果将是什么,可想而知!所以教师宁愿抹杀学生的创造性,也不愿抹杀学生的分数和前程。

二是教师缺失了教育勇气和智慧。 我们的教师在残酷的教育现实面前,轻易地缴械投降,没有与之斗争的勇气,也缺乏与之斗争的智慧。可以说即使是在应试教育下,也并不是不能来为学生的创造性提供一定的生存空间,这需要教师的教学智慧。刘老师肯定就像歌中所唱,长大后成了大林老师,才理解其中的无奈与放弃。

本人在教学过程中,不止一次地看见我们许多在高校中学习了很多先进教育理论,练就过硬教育技能的师范生,摩拳擦掌,雄心壮志的要在三尺讲台大展身手,但是入职后,很快就被教育现实打败,成为他们此前所批判的人。

从教育体制方面说,万众创新的大背景下, 我们必须放开对于教育的禁锢,给教师和学生发挥想象的空间。爱因斯坦说“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因为知识是有限的,而想象力概括着世界的一切,推动着进步,并且是知识进化的源泉。严格地说,想象力是科学研究的实在因素。”

我们也希望我们的教师们能够坚持真理,发挥智慧,敢于改革,用你们的勇气为我们的孩子们的想象撑起一片自由的天空。

希望“长大后我就成了你”永远是一种憧憬和温暖,而不至于是一种悲剧。